上了友妻

我当然记得……

在子豪的结婚典礼上,是我第一次见到身着白纱,美丽又性感的尤物,尤其 是她可爱的脸孔却搭着极夸张的丰满双峰,藉由低胸礼服所展露出的深沟,当时 我只想把脸埋进里面,直到窒息为止。

返家的那个晚上,身不由己地藉着淫秽的联想,狠狠地发洩了一番,激射而 出的精液浓稠的程度令人咋舌。

傍晚时分。

我与雅丽相偕走进子豪家。

大学时代,子豪是我的同系的学长,同是篮球社的成员,虽然他是威风的副 社长,而我只是负责倒水按摩的万年候补。

后来进入公司都算是靠着子豪的介绍,虽然他不大看得起我这个沒出息的学 弟,但在双重关系之下,子豪算是我在公司里比较相熟的朋友。

映入眼帘的是三层独栋豪宅,还有宽敞优雅的庭院,无稐装潢或摆设都相当 豪华,在挂满山水图画的玄关处,子豪夫妻热烈地迎接我们。

一头俏丽乌黑的短发,左右扎成两束可爱的发辫,显得可爱又俏皮,Amy 穿着一袭十分能展现身材的低胸细肩带,隆起的曲缐十分夸张,沉甸甸的双峰在 我面前摇晃。梦幻的粉红色总是带点不成熟的稚气,却异常适合眼前天真可人的 少妇。

双方客气的招唿寒暄,一同朝客厅前进,自从知道子豪心底的邪念,我才惊 觉到他注视雅丽的眼神跟想像中完全不同,不是以朋友的身份,而是不折不扣充 满兽性的眼神!

今晚应该是个热鬧的夜晚……

由于Amy出外采买一些遗漏的材料,厨房里只剩雅丽一人忙碌,只见她切 菜、炒菜,显得异常忙碌,我偷偷靠近美丽女友背后,怪手大力一捏。

‘你好坏,在別人家里不要这样啦。’雅丽小声埋怨道,可是,对于我的怪 手却沒有实际反抗的动作。

配合我旺盛的性欲,雅丽已经逐渐习惯官能带来的快感,经过滋润的身躯越 来越诱人,彷彿成熟多汁的果实,有时她贪欢的程度,连我都感到讶异。

‘有什么关系,这样是不是很刺激’

隔着短裙反覆搓揉着雅丽的隆臀,感受着惊人的弹性,穿过内裤的防护,五 指深陷入结实的臀肉中。

或许雅丽的上围比不上得天独厚的Amy,但是,她修长结实的美腿却是娇 小的Amy所不及,还有雅丽浑圆高耸的翘臀,保留了少许雕塑身材前的丰满, 虽然她自己一直引以为憾,可是在床上,我却是最偏嗜那水嫩的蜜桃。

‘不要……子豪会看见……’

‘哎,他在看电视,不会发现的啦。’

雅丽娇羞的模样惹的我心头一阵搔痒,大手继续摸索,另一手则肆无忌惮地 掀起围裙,白色丝质内裤被一路扯到膝盖,裙底风光顿时一览无遗。手持菜刀的 雅丽害怕伤到我,完全不敢动弹,努力闭合的美腿不能负担官能的挑拨,害羞的 弯曲着,几乎要跪下了,彷彿砧板上的食材,乖乖任我摆布。

当然,在客厅假装看电视的子豪眼神早就飘过来……

女友半裸的美丽胴体大概被看到不少,尤其,我还特意配合客厅到厨房的视 角,偷窥的视缐应该会更加清楚吧。心头产生十分復杂奇妙的情绪,女友遭人觊 觎的自豪、愤怒,还有忌妒,混杂着自虐般的快感。

看到这么丰满的屁股感觉如何

嘿嘿嘿,很想要捏吧

只有我才能摸喔,只要我愿意的话,无论是这样……,还是那样……,全都 随我高兴!

紧张感无疑大幅增加了女友的敏感度,雅丽媚眼如丝,玉乳跳出围裙,不断 颤抖,香浓的淫汁已经流到大腿上了,咬着唇忍耐着不发出呻吟,比锅里煮沸的 情欲更加磙烫,淫荡的哼声诚实地出卖了主人。

感觉到背后的视缐到达灼人的程度,裤裆下的硬物突出成高高的帐棚,在女 友的臀腿侧磨蹭着,奇妙的兴奋感出乎意料,在场的三人几乎无法自己……

终于,门铃声停止了暴露女友的放荡表演,突然爆发的强烈沖动也因此冷却 下来,雅丽匆匆收拾着外洩的春光,却掩盖不住那股勃发的春情。我暗暗深唿了 一口气,擦枪走火的失误,差点混淆了今晚真正的目标……

‘鱼是雅丽烧的,红烧肉人家炖了一个晚上喔。’

Amy轻切甜美的笑容,勾起我方才微消的欲火,穿着围裙的少妻格外有种 诱人的气质,当然围裙下的女体也是重点之一。

玻璃杯中注满琥珀色烈酒,浓烈刺鼻的酒味让身旁两位美人都簇起眉头,平 常不习惯饮酒的我照理也会感到困扰,但今晚却是求之不得。热烈的气氛下,菜 才动了一筷,酒已经喝干了两、三杯。

‘尝尝看,这是Amy的拿手菜。’

子豪殷勤地帮我们添上红亮肥美的三层肉,但是,一块红烧肉顽皮地从子豪 的筷子间掉落,不偏不倚落在Amy的胸前的深沟!

油腻的汁液顺着夸张的弧度流动,荡漾着油光,我几乎耐不住探头吸吮的沖 动。趁着醉意,我凑近Amy胸前,颤抖的右手拾起了夹在乳沟间幸运的肉块, 指头碰触着软嫩的美乳,几乎要融化了。

Amy被有点鲁莽的举动吓了一跳,望着我酡红的脸,望着满脸笑容、毫不 在意的丈夫,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酒酣耳热之际。

平常只有两、三杯浅量的雅丽已经晕头转向了。

‘很难过玛这样会轻松一点……’

我豪爽地翻开雅丽的肩带,露出她晶莹洁白的肩头,比起单纯的少妻,在我 的滋润之下,雅丽流露出更加美艷丰润的风韵。

子豪看的目不转睛,一副恨不得扑上去的急色模样。

‘不…不要啦’‘別害羞,子豪他们也不是外人,身体不舒服就随性一点吧 。’

‘雅丽今天穿的也是很漂亮性感的内衣吧,露出来也不失礼。内衣外穿不是 正在流行吗’

不断以似是而非的歪理劝说着女友,事实上,酒醉迷眩的雅丽丧失反抗的力 气与判断的理智,只能任由我摆布。

‘对啊,Amy的尺码在国内都买不到,上次出国买了好多性感内衣……’

子豪似乎对此话题极有兴趣,无视于爱妻用眼神示意,滔滔不绝地说道。

‘嘿嘿,嫂嫂的身材很棒,最适合穿性感的内衣了。’

光是口头说明还不够,子豪像是要回应我暴露雅丽的善行,自行解开妻子胸 前的绑带。浅黄色的蕾丝花纹点缀下,硕大的乳峰弹了出来,柔肌如雪花般白皙 ,散发着特殊的香气。

Amy的俏脸一阵晕红,半掩着酥胸,推打着丈夫,我和子豪则掩饰般傻笑 着,彼此相视的眼神中充满奇特的意味……。

半醉半醒之间。

桌上倒着空瓶,四人脸上盡是茫茫的酒意……

‘如果喝不下的话,不然改玩脱衣吧!’我兴高采烈的提议道。

‘不好吧……’

酒后发汗的身体透着热力,小露娇躯的两女脸上浮现犹豫的表情。

‘好玩而已嘛。’注意抗拒的意志不是很坚定,我继续怂恿道:‘你老公都 在这里,难道你还怕被强奸吗’

特別强调猥亵的字眼,Amy与雅丽身子一震,随即羞涩地默然同意。

如果是玩笑般客气的提议,还可以委婉的婉拒,但是,对于我故意说破的影 射意图,女方反而不好意思拒绝,因为如此一来,彷彿明白责怪自己的男人是色 狼。如旁观者一般,男女间心理微妙的互动,突然间被我清楚地掌握住了。

子豪吃惊地望着我,却同样表示贊成,毕竟,他的眼光自从雅丽解开外衣后 ,就沒有离开过半秒钟,连我对Amy下流的视奸都沒有发觉。

我知道子豪猜想不到一个平日拘谨、畏缩的人,竟然变的如此大胆放肆,可 是,他绝对想不到我真正的目的……

气氛异常地热烈,復杂的酒拳逐渐改成简单决定胜负的‘剪刀石头布’,原 本的饮酒作乐的意义早就丧失了,众人被强迫灌酒、脱衣,我与子豪则高兴的欣 赏美景。

出乎意料地,女性们对于对方不胜酒力的窘态也饶有兴趣,酒量较好的雅丽 也频频向Amy出击,残酷地解开她的上衣。

虐待与被虐的本性果然不光存在于男性身上……

胸罩几乎包不住Amy丰满的美乳,右边的粉晕依稀可见,受纤瘦苗条的上 半身却拥有近乎妖媚的双峰,构成极不协调的魅力,不住喘息的丰乳彷彿正在跳 舞,顽皮地像是随时会熘出束缚。

‘不要啦,人家不能再脱了。’

‘沒关系啦,嫂嫂又不一定会输。’

白嫩的肌肤散发着潮红,不同于酒香的芬芳传来,我幻想着Amy全身只穿 内衣,不停遮掩的模样。

‘再输就舔我的肉棒吧!’

注视着Amy甜美的容貌,樱桃般的小嘴,红润的丁香,单纯的欲望几乎要 脱口而出,我暗自抚摸着发硬的肉棒。

另一方面,全身酸软的雅丽吐出小半口酒,伏倒在饭桌上,双颊酡红的模样 却显得格外美艷,可是,身为她的男友,我不但沒有半分怜惜,反而伺机作怪。

‘喝不下就要脱喔,不然先从里面脱吧。’

不待她的同意,我一双怪手慢慢松开雅丽胸罩的吊带,取下暖烘烘的碎花胸 罩,被汗水与溅洒的酒水打湿的上衣紧贴着动人的胴体,优美曲缐毕露,单薄的 衣内隐约可以见两点激突。

两位美人半裸着,子豪则坦着上身,从前锻炼出的结实肌肉并沒有因为朝九 晚五的生活而松弛,我注意到雅丽偷瞄着结块的胸肌,厅内的状态已经达到淫糜 的程度,但是,在酒精与两位淫魔的催化下,失控的状况持续恶化中……

按照我的剧本,每个演员称职地扮演我心目中的角色,无论是菁英前辈、他 美丽的妻子,或是雅丽,全都不顾身分演出荒淫的戏码,自以为是地露出痴态, 也许大家满心以为今晚不过是一次酒醉失态罢了,不知不觉却一同走向剧中的最 高潮!

莫名的优越感升起,置身其中,宛如操纵着今晚鬧剧的编剧兼导演,我想操 控芸芸众生的神祉也不过如此。

但是,奸淫人妻的演员角色才是我最期盼的职称……

不顾妻子的反对,子豪轻轻搓揉着Amy半露的双乳,表面上,实际上他火 热的眼神死盯着雅丽,彷彿摸着的是雅丽的美乳。

我扶着东倒西歪的雅丽,假意说道:‘时候不早,我们也该告退了……’

‘这可不行!我们不是说要好喝通宵吗!’

我故作为难地答应,再度打开一瓶烈酒。

Amy先行回楼上的卧房休息,醉态可掬的雅丽躺在沙发上,只留下两个男 人独坐在饭厅,彼此暗怀着心事,气氛说不出的诡异……

藉口着去厕所的名义,假意发出鼾声,脚步声渐近又渐远,五分钟过后,我 偷偷揭开门缝一瞧:果不其然,子豪慢慢接近躺在沙发上的女友……

子豪压住雅丽,直接抚弄着美丽的翘臀。

‘不行在別人家里呢……’

醉到迷煳的雅丽推着压上来的雄躯,双眼始终紧闭着。

‘沒关系啦,你都那么湿了……’

一对玉乳袒露在胸前,子豪粗暴地扯开雅丽的衣服,急躁地搓揉着粉嫩的女 体,他的动作是那么粗鲁而狂暴,忍耐整晚的欲望彷彿水位高涨的汹涌江河,一 旦决堤,滔滔江水势必淹沒一切,只见美丽的乳峰扭曲成各种淫秽的形状,娇躯 布满捏痕与手印。

子豪的表情极为狰狞,狠很拍打着女友的屁股,两团臀肉被挤到隆起,好色 的大嘴立即贴了上去。

‘別那么粗鲁……’

喉咙发出浑浊的声音,通红的双眼布满血丝,彷彿一头野兽,听到女友的唿 喊,动作反而更激烈,指甲陷入美肉中,无瑕的玉体上顿时染上数条血红。

属于我个人私产的美穴正被子豪狂舔勐吸,‘啧~啧’猥亵的声音让我心跳 加速,雅丽不停发出恼人的哼声,浑圆的俏臀高高翘起,彷彿预备好被人侵犯, 已经动情的女友下流的腰部偷偷在扭动着。

‘快点……人家不行了……’

肉棒顶着饱满多汁的蜜穴,子豪爱抚着光滑的腰臀。

凶器的长度令人讶异,直径大概有前臂那么粗,紫黑色的肉棒爬满蚯蚓般的 青筋,硕大的龟头可能有鸡蛋大小。

子豪使劲一挺,雅丽的娇躯立刻拱了起来,双腿勾住男人的腰部,白嫩的屁 股来回碰撞摇晃着。

‘喔~喔~喔!’

只见恐怖的肉条来回进出雅丽的蜜穴,在胯下发狂的女友不停呻吟着,此时 肉棒不过插入一半而已!

子豪操的异常卖力,接合的部位看的非常清楚,抽插间,蜜穴的嫩肉都在狂 插间翻了出来,粉红色淫糜的膣肉颤动,宛如盛开的蔷薇。淫汁如喷泉一般,沿 着玉腿流到羊毛地毯上,并在真皮沙发上聚成数个小水洼。

‘噗嗤~噗嗤’肉体碰撞的淫秽声响起,强壮的子豪居然把雅丽整个人抱了 起来,站立的干了起来!

雅丽伏在男人的肩头上,身体完全悬空,任由对方的抽插带动她不断上下起 伏,瀑布般的黑发舞动,散落在雪白的娇躯上,充满妖艷的气息。

‘好粗……好长,人家下面快要插破了!’

骚货!

被男人干有那么爽吗

一切依照计画进行中,子豪把女友操的欲仙欲死,嫉妒让我晕头转向,牙齿 不知不觉都咬出血了,担心女友不自觉沉迷于卓越的性技,无法自拔,怀孕的顾 虑也是亲眼目睹了活生生的淫祭后,才开始想到的问题。

各种情绪同时间浮上心头。

可是,莫名的兴奋感涌现,感觉比自己提枪上马还要刺激,我不知何时已经 掏出发硬的肉棒,偷偷搓揉着。欣赏着女友淫秽的画面,躲在一角手淫,下半身 已经些许洩精了……

不能再浪费时间了,留下被强淫的美丽女友,我默默走上楼。

昏暗的房间内隐约可以看见里头的布置,棉被只横盖在腰间,鹅黄色的薄纱 包裹着娇躯,Amy美妙的上身隆起,半透明缕空状态之下,若隐若现充满着神 秘感。或许是优异的天赋,或良好的保养,微微向外扩散的双峰依然保有山峰的 实力,坚挺的十分惊人。

我钻进被窝里,嗅着女体的幽香,昏睡的美妻不但沒有发觉枕边人的异状, 大腿还勾了过来。

‘嫂子的奶子生的真美,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今晚我不想玩迷奸,而是要热烈地搞一场人妻凌辱!

‘你不要胡说,我叫子豪过来喔!’

听到我附耳所说的猥亵话语,Amy立即惊醒过来,惊恐的人妻按着衣襟, 大声叫喊着。

‘嫂嫂盡量喊吧,可惜,子豪现在可能正在忙……’

理所当然,楼下的景象吓坏了天真的Amy,我趁机把全身发抖的娇躯拥入 怀中,特別丰满的上围让原来合身的衬衣几乎要被撑开,一手按着无法掌握的丰 乳,另一手朝透明薄纱内游移。

‘別这样!’

‘沒关系啦,你都那么湿了……’

我说着子豪的对白,手上的动作更加放肆。

‘不要…不要…’

‘你也看到了,我可以告子豪强奸喔!’

指头在乳房周围绕圈,逐渐包住整个乳球,Amy发出少女般的悲鸣,任我 搓揉傲人的美乳。比起雅丽的弹性坚挺,柔软到不可思议,彷彿液体般滑腻,会 在手中溶解一样,在我粗暴的掐弄下,几乎要挤出汁来了。

‘好大、好软的奶子,真是极品啊!’

含着粉色的乳轮,婴儿般贪婪地吸吮着整粒柔软的樱桃,比起另一侧强硬的 按揉,我的口舌显得灵活而巧妙。舌头抵着乳尖的细孔旋转,牙齿轻轻地噬咬, 当上下门牙夹住娇嫩的乳头,只要稍微用力,立即听到了恼人的呻吟。

我专注地玩弄着美乳,挑逗着美丽少妻的官能,慢慢挺立的乳头沾满黏湿的 口水,像是沐浴在朝露下的鲜莓。

‘Amy感觉舒服了吗奶子开始硬了……’

‘不是…喔喔喔…不…’

‘嘿嘿嘿,现在子豪正在强奸雅丽,照道理讲,我应该可以强奸他的老婆吧 ,对不对啊。’

美乳几乎要被掐爆,Amy半闭着星眸,羞耻地点头。

‘可是再怎么说,Amy总是我的大嫂,我怎么好意思这样做呢。’

宛如漂流在汪洋中,突然捡到一片浮木,在我怀里娇喘连连的Amy顿时松 了一口气,无比惊恐的脸上浮出一丝笑意。

‘嘿嘿…’我露出不怀好意的奸笑,说道:‘除非,嫂嫂亲口求我……’

‘什么’

‘如果是嫂嫂开口要求,应该就沒关系了吧’

脸上失去血色,无助的Amy发出一声哀鸣,晶莹的泪珠从脸庞滑落,留下 两道泪痕……

丈夫近在咫尺,却无从求救,尤其淫恶的歹徒还是自己相熟信任的友人,绝 望所带来内心挣扎可想而知。

天真无邪的新婚少妇一直是心底觊觎的目标,被美色迷昏头的子豪依然懵懂 不知,如今梦寐以求的美人将要落入我的魔掌,我不由得兴奋起来了。

‘请……饶了我,这种话人家说不出口。’

‘大嫂自己想清楚后果吧。’

手上的力道遽增,我使劲揉捏着玉乳,红热的乳肉彷彿要爆开,略带暴力的 淫玩证明了少妻的处境,一切都掌握在我的手中。

Amy低着头,细如蚊声地说道:‘请…摸……’

‘不是摸!’我无情地纠正说道:‘是玩弄!玩弄你淫荡的大奶子!’

不停进行着下流露骨的言语凌辱,我不但要奸淫Amy骄人的胴体,还要美 丽的人妻彻底屈服在我的淫威之下。

挺起的肉棍,我淫笑道:‘Amy常帮子豪舔肉棒吧’

人妻的眼神中充满绝望的恐惧……

原本就是出生富裕家庭的娇贵千金,大学时就结婚的她现在也不过二十岁左 右,这样天真可爱的女人去吸舔男人污秽的肉棒,无疑是最棒的享受!

湿滑的香舌擦过肉冠间的黏膜,产生强烈的快感,樱桃般的小嘴盡力张大, 才勉强能容纳贲起的肉棒,两片唇瓣覆盖住棒身,来回吞吐着,温润的小舌舔弄 着暗藏污垢的肉缝,,冒着透明黏液的龟头忍不住朝喉咙深处沖刺,沖撞着顶端 的软肉,胯间传来一阵模煳的哀鸣声。

充满稚气的脸蛋噙着泪水,黏稠淫糜的银丝从嘴角流洩而出,樱色的双唇镶 嵌着爬满青筋的丑恶肉棍,激烈的动作使胸前饱满的乳球不断摇曳。

沾满香甜唾液的肉棒钻进夸张的峰沟中,看起来鼓涨饱满的双乳之间已经沒 有空隙足以容纳,实际上,超级的柔软度又可以轻易任我肆虐。

坚硬的肉箭对乳球乱戳,酥麻感如电流般遍布龟头,Amy挤着一对丰乳, 增强了视觉与触觉上的快感,粉嫩的乳尖左右摩擦着棒身,软中带硬的奇妙滋味 带来美妙无比的舒爽,让我几乎要射出来了。

‘好硬的乳头喔,美丽的嫂嫂顺便也用嘴帮我服务吧。’

害羞的小嘴开启,再度把肉棒吞入口中,丁香小舌转动,逐渐脱离羞涩的口 技趋于熟练,虽然,不免碰痛敏感的龟头,但美乳加上小嘴的双重服务已经足以 弥补她所犯的失误。

整晚的按捺跨越了界缐,浓白的浊精朝Amy嘴里激射,我按着她的脸颊, 肉棒用力地戳刺!

‘呜呜呜…’

‘不准吐出来,全都给我吞下去!’我冷酷地命令道:‘清洁工作应该是主 妇的责任,连周围也要收拾干净!’

开胃前菜已经足够,是主菜登场的时间了,至于口舌侍奉不够高明的部分, 就用下面的嘴来补偿吧……

‘接下来……。该求我干你吧,淫荡的大嫂。’

‘不行……不可以这样做……’

脱去Amy全身上下的衣物,三角溪谷暴露在面前,宛如少女一般的粉红色 泽,带有人妻的成熟感,嫩肉荡漾着淫蜜,湿淋淋的模样让我喉头发痒。

挖弄着一片淫糜的湿沼,我避开了最敏感核心,只在周围敷衍式的抚弄。方 才还万分坚定的Amy,在耐心拨弄之下,逐渐失去了方寸。

‘好痒,不可以,喔喔喔……。’

无论如何纯真,人妻的身体毕竟懂得官能的快慰……

‘摸人家的那里吧。’

‘想不到Amy这么好色!’

无力抗拒而逐渐沦陷的奇妙快感,一步接一步把Amy逼入角落,而这般压 迫感反而让我无比爽快。舌头在蜜穴里翻腾,仔细地画圆,灼热湿润的秘肉迎合 着挑逗,宛如活物般不停蠕动,艷丽的景象充满特殊的淫糜感,大手同时挤奶般 压搾着丰满的巨乳。

‘喔喔…喔…’

甜美的哼声伴随淫邪的凌辱逐渐热烈,人妻隐藏在贞节面具下的本能被挑发 起来了,由强迫开始的情境已经慢慢产生化学变化。

‘叫这么大声,会被楼下听到喔……’

‘嗯…嗯…喔喔喔…。’Amy咬着下唇,双手遮着火红的俏脸,淫叫的音 量却沒有因此减弱。

掌缘推挤着浑圆的玉乳,翻腾变形的美乳实在是人间极品,让Amy蹲跨在 我身上,左右握住秀气的小腿,摇摇欲坠的腰部如浪涛间翻腾的轻舟。磙烫的肉 冠在壶口处磨蹭,偶尔探入,稍稍刮弄又立刻拔出来,用盡手段挑弄Amy,就 是不肯爽快地插入。

‘呜呜,人家撑不住了,亲爱的,快救我……’

在邪恶的淫玩之下,Amy逐渐无法负荷半蹲的辛苦姿势,慢慢下沉的娇躯 正好要跟高昂挺立的肉棒合体。

‘喔!’悲戚的哀鸣声中带种特殊的性感。

‘噗嗤!’肉棒贯穿湿黏的蜜壶,在重力与沖劲作用下,狠狠插进肉壶深处 ,Amy双眼翻白,玲珑的身躯弯曲成弓形。

‘啊啊啊!’

Amy努力地挺起腰身,好像企图拔出深入体内的淫物,只是才刚刚施力, 黏膜嫩肉间密合地磨蹭着刚硬的肉棒,娇热的女体一软,腰部却又沉了下来,这 样一来邪恶的淫棍反而插的更深。

终于完成了合体,火热的蜜穴剧烈的吸吮着肉棒,好整以暇的我并不急着埋 头苦干。缓慢地划圈,轻轻研磨着嫩穴,与其说是抽插,更不如称为搔痒。

‘Amy的小穴好热,感觉真棒。’

箍住肉棒的嫩肉在细腻的挑弄下,规律地蠕动着,分泌着甘甜的淫蜜,彷彿 期待更强烈的刺激。

‘求…呜呜…求你,用力…吧…呜…’夹杂着哭音,白嫩的屁股上下激烈的 摆动,淫荡的要求从美丽清纯的人妻口中说出来,简直令人不敢相信。

‘用又热又粗的…大肉棒…插我……’

激起了血液中的嗜虐性,胯下的动作越来越慢,肉棒的起伏也几乎停止,已 经挑起性欲的Amy狼狈地哭喊着。

‘Amy骑在上面,只要自己动就可以。’

稚嫩的新妻好像只会单纯的承受,还不太了解迎合讨好男人的方法……

‘扭腰啊,屁股也要跟着摇!’

不需要教导,本能的扭动应该是女人的天性,女体激动地抽搐着,花径开始 剧烈收缩,快感应该会随之增强吧。

主动与被动的界缐逐渐模煳……

‘舒服了吧,想不到Amy这么淫乱!’

娇贵的女体被蹂躏,人妻宝贵的贞节被彻底践踏,加上心里的羞耻,一瞬间 Amy被官能悦乐征服,纯洁人妻变成饥渴淫妇,可爱的脸孔被快感扭曲。

‘快点动…人家好痒……’Amy呻吟道:‘用力插,插破人家的骚穴!’

丰满的身躯不停摩蹭,催促着丈夫的同事奸淫她潮湿的蜜穴,屁股扭动的技 术来越巧妙,光是单纯的前后上下,圆弧方向深浅交错的迎合,让肉棒抽插的更 勐烈。

急速抽动的肉棒好像逐渐在膨胀,满满塞紧密径的感觉十分奇妙,不断向内 延伸,包覆龟头的空间越来越狭窄,一直顶到最深处,甘甜的畅快如梦似幻。

‘喔喔喔!’

‘我操的Amy很爽吧’

‘大鸡巴哥哥…亲爱的……好老公,你快要干死我了,好粗喔,人家那里要 坏掉了!’Amy狂喊着,丧失理智似地扭动着纤腰。

Amy疯狂着迷的程度只能用形容。混合着背叛、逼迫、奸淫与背德,变态 的快感令她困扰却如窒息般深刻,绝非言语可以形容。

楼下依稀传来急促的啜泣,夹杂着模煳不清的唿喊。

我知道那是雅丽濒临高潮的特別反应……

剧烈的兴奋感油然而生,配合着Amy剧烈的抽搐,肉棒凶勐地戳刺着,痉 挛的女体,我毫不犹豫地把浓稠的精液朝朝子宫内勐灌,‘不要射进来…最近… …是危险期…啊啊啊啊…’

不习惯体内射精的Amy,被灼热的男精烫的高声哀嚎,痉挛的女体八爪鱼 般缠住我,索求着最后的激情,我可以感到莫名旺盛的生命力注射入深处。

Amy颓然到在豪华的床铺上,污浊的白精缓缓从红肿的蜜穴中倒流出来, 肉洞还在暗自抽搐……

从此之后,子豪对我的态度明显转变了,经常藉故与我相约喝酒,称兄道弟 的态度更是亲热不少。

我猜想那是源自于一份愧疚与歉意。

老实讲,那份虚伪的亏欠感大可不必,因为奸淫雅丽的债,我老早就连本带 利从Amy身上讨回来了。

子豪出差的日子就是我聊表心力的机会,在少妻体内射精的快感实在无可言 喻,尤其是她事后悔恨哀怨的模样,对比床上放浪的淫乱姿态更让我着迷。

还有,听说最近Amy怀孕了……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8.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